原来我们只有曾经没有永远

Check with seller - () - May 18, 2018

原来我们只有曾经没有永远  “我想从这里重新来过,和之前不一样的重新来过。”不知道方茴听到陈寻说这句话的时候会怎么想。那些过去的东西,终究成了过去,而陈寻和方茴没有了彼此的陪伴,也并没有过的不好。匆匆那年,匆匆逝去,正如九夜茴在小说里写的“我觉得我们可能是挺特殊的一代。这种特殊不是说多值得炫耀,而是某种介于年代、历史、命运之间的特色”。虽然那是个80后的故事,而看故事的人却不只有80后。  我一直想找寻一种能够用强大的意识思想来弥补过去那些所后悔没有做或者做过的事的办法,但当现实告诉我这简直是痴心妄想的时候,我会跌入过去的深渊里,不能自已,就如同陈寻多年以后不愿提及当年的那段感情经历一样,虽表...

终于送出去的苹果

Check with seller - () - May 17, 2018

终于送出去的苹果  除了春节,每个节日他都是一个人过,圣诞节当然也是如此。他早早在楼下的小摊上买了四个苹果,分给合租的室友说保平安。他自己留了一个,放在电脑前,然后躺在床上时又捏在手里。  他躲在被窝里刷微博,冰冷的苹果已经有了体温。这种时候他就想哭,微博上关注的同事、同学,在相互@ 互表节日快乐,是的,同事和同学,他并没有朋友。他觉得自己只是偶然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也许六道轮回里,哪个环节一不小心,他从畜生道转到了人道,变成一具能够感知孤独的行尸走肉。其实他还有一个苹果,他想把这个苹果送给在微博祝他节日快乐的人,在评论里也行。  北京已经下了第三场雪,据说气温在十五度以下。“四十几年温度最低诶...

妈妈一下,你就知道

Check with seller - () - May 17, 2018

妈妈一下,你就知道  小时候,遇到什么不知道的事情,他就去问父亲。但父亲很少回答他,让他自己去翻《十万个为什么》。他知道父亲是想培养他的求知欲,以及自己动手解决问题的能力。然而他懒得去翻书,都是去问母亲。  “妈妈,小蝌蚪为什么会变成青蛙呀?”“妈妈,议论文怎么写啊,我觉得好难写啊……”  一直到大学,生活中碰到什么问题,他都会习惯性地打电话问母亲,觉得她什么都懂什么都知道,简直就是一部百科全书。  工作后不久,他交往了一个喜欢的女孩。女孩喜欢吃红烧肉,他便兴冲冲地说要给她做。晚上下了班,他按照网上的提示买了各种材料。但进了厨房,他一下子蒙了,这道菜他可从来没做过呀。掏出手机上网搜索,复杂的步...

你要有扛过一切悲伤的能力

Check with seller - () - May 17, 2018

你要有扛过一切悲伤的能力  01  外婆突发脑溢血的那段时间里,整个家里陷入巨大的痛苦。  我去医院看望她的时候,她的身上已经布满管子了。医生说,可能她没有办法撑过下个礼拜,因为到时候会有各种并发症与器官衰竭的情况产生。就算撑过去,也是植物人了。  听见医生的话,我彻底放弃了希望。  那一秒我意识到,我死心了。  心里涌现出无数个缺口,数不清的悲伤,从缺口灌入我的身体,几乎抵挡不住。  我走到外婆的床边,抓起她的手,在她耳边说了很多平时未说过的话。  她已经没有意识了,但我仍旧要说给她听。  我知道她听不见,但我还是要说。  她已经深度昏迷了,但我仍旧要盯着她的眼睛看。  不久之后,她就会离去...

我的乡愁

Check with seller - () - May 17, 2018

我的乡愁  我在江南的一个小山村跟着外婆长大。儿时的记忆大多在那不大的几间老屋的房前屋后。记忆深刻的还是那间砌着大灶的老屋,每每做饭时,我喜欢打下手。手里提溜着根火钳,方寸柴膛就是我的阵地。在泥土和砖块砌成的大灶旁,听着火膛里柴草燃烧声和灶面外婆炒菜的声音,是一个孩子一天天中最幸福的时刻!端坐在灶膛前不时拨弄着灶膛里的柴火,听着灶台暖罐里开水咕噜咕噜的欢腾声、闻着灶面飘来渐熟的香气、口中咽着口水!不时伸长脖子看有没有开始盛盘,嚷着要先尝尝咸淡,享受这名正言顺的偷嘴乐趣!  这些年也去那曾经给我留下深深烙印的老屋看过。老屋还在,只是光亮的瓷砖气灶代替了那座黑黝的大柴灶。那往日熟悉的味道渐行渐远,...

周宏翔:带妈妈去旅行

Check with seller - () - May 17, 2018

周宏翔:带妈妈去旅行  有一天母亲打电话问我办护照的事情,关于手续、证件以及相应的流程,当时我正在地铁里,嘈杂的人声和微弱的信号让我几乎听不清电话那头的声音,母亲大概竭力叫了几声,无果,便挂断了。后来我发微信给她,她说,没事,你先忙,到家再说。  后来我打过去,说你去出入境办就是,只要填表,要是不会,就问那里的人,他们会帮你的。  母亲像一个孩子一样“嗯嗯”几声,然后问,会不会很麻烦?  我说不会,就是一张表格,还有身份证和户口带上就好了,很快,如果人不多的话。不过,怎么突然想起来办护照?  母亲突然像是有些不好意思,说,没想什么,就想着如果有一天能出国呢,他们说要是能秒杀到机票,去普吉岛什么...

一步与一生

Check with seller - () - May 17, 2018

一步与一生  走一步,跨出人生的尺度,印上岁月的足迹,留下幼稚的自己。走一生,回望生命的长短,估量坎坷的意义,铭记那个成熟的身影。  为了一生,不放弃生命途中历经每一步;走完每一步,不愿再继续下去。当我们每走一步的时候,我们都终究会走完这一生;当我们走过一生以后,却又不禁意间感慨我们曾经走出来的每一步,但其结果都将会被完结。  可以说人的一生都是由每一步走出来的,而每一步又并不全都是可以合理而完整地构成人的一生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是可见其大同而小异的。一个人的一生自然是取决于他走出的每一步,但是他必须得历经坎坷、饱受身心的摧残和意志的磨练。倘若他能一鼓作气地闯过,就貌似还可以勉强说明这个艰...

不过是跨年,何必太认真

Check with seller - () - May 17, 2018

不过是跨年,何必太认真  去年跨年的当天,一大早便看有人在朋友圈说:跪问大伙儿,如何跨年才显得有意义啊?  当时我不晓得怎么回复。  到了晚上,再看列位的状态。公司收到老公鲜花,拿出来炫耀的;回家吃到我妈炒菜,拍个照嘚瑟的;和哥们把酒言欢的,与闺蜜一起压马路的,比比皆是。  而那个跪问大伙儿如何跨年才最有意义的,貌似也忘记了意义的存在,同样发了一组最普通的照片,祝自己新年快乐。  那时突然懂的,原来这一年貌似最有意义的一天,不过是“该怎么过就怎么过”;原来跨年这一天的意义,也不过如此而已。  刻意地追求什么意义,本身就是毫无意义的一件事。  这一年,身边总有朋友出去旅游,近的远的。  回来后,...

一只住在17楼的羊

Check with seller - () - May 16, 2018

一只住在17楼的羊  那只羊,终于被很多人看见了。  晚间新闻的随手拍栏目,它被人用手机拍了段视频。在世纪城名都小区宏伟的楼群间,在瘦长而工整的草坪里,那只羊拴在一段铁栏杆上,昂着头看人。有个男孩用小棍子撩它,它反应敏捷,“咩”的叫一声,举起两只前蹄,竟直立着要扑过来,围观的人“哄”的散开。它依旧昂着头,嘴里嚼着草,傲然而立。  那是只灰黑色的小羊,骨肉匀称,在羊的年龄里该是个少年,头上刚长出两茬小尖角,它很珍爱这两茬小角,没人的时候,常常自己在空气里俯冲,有人的时候,它会忽然疯起来,竖着小角上蹿下跳佯作顶人。有时候也来真的,尤其钟爱小朋友,那次就把一个四岁小姑娘的腿肚子划破了皮,幸好当时是拴...

比起敷衍,我更喜欢简单的拒绝

Check with seller - () - May 16, 2018

比起敷衍,我更喜欢简单的拒绝  “爱要说出来,不爱更不要隐藏。一个简单的拒绝,也许是对彼此更好的成全。毕竟在爱情里,我们谁也不想辜负了自己。”  01  朋友果儿空窗一段时间了。当周围同龄的朋友纷纷恋爱,谈婚论嫁,我有时候真为她着急。忽然有一天,毫无征兆的,果儿发给我一条微信:我遇到了一个人。  当时,心里真的为她高兴,毕竟,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比美食和恋爱更好的事呢?  “什么情况?”我赶忙问。  但果儿很是淡定,只丢给我一句“见面聊吧。”  见面一聊,我发现在果儿的脸上并没有我期待中的笑容,她开头第一句就是“怎么说呢,只是他对我比较有好感罢了。”  可在我听来,这还是一个好消息啊,我连忙问她:...